推荐资讯

只是他烧的是一家已经搬走的拆迁户但大家以讹传讹都以为被放火的

发布时间:2018-06-07 09:35 浏览:
我话一说完,小毛立刻撸起大腿,指着上面的伤疤说:
 
    “哥,我的技术肯定没问题。你别看腿上这么多疤,但是要是技术不行,我这条腿早他妈没了……”
 
    秃子也点头说道:
 
    “哥,有事儿你就安排吧……”
 
    我看了小毛一眼,笑呵呵的说道:
 
    “这次碰瓷儿,和从前不一样。不需要你们冲在前面,但需要你们组织!”
 
    “怎么组织?”
 
    小毛立刻追问。这小子天生好事,越有事他就越兴奋。
 
    我的神情变得严肃,慢吞吞的说道:
 
    “我要你们把这些没用搬走的拆迁户,组织起来。让他们上访……”
 
    我话一说完,两人全都楞了。要是我让他们偷个鸡摸个狗,他们或许还行。可让他们组织人去上访,他们可是彻底蒙了。
 
    秃子看着我,为难的说道:
 
    “哥,我们在这儿也没房子,和这些拆迁户也不认识。我们去组织上访,他们也不可能配合我们啊?再说了,这么做,不是等于告诉霍三爷,这几天的事都是我们做的吗?”
 
    我慢慢的摇了摇头,看着秃子,和他解释说:
 
    “秃子,让你组织,是做幕后,没让你非得去唱主角。这么多拆迁户,我就不相信,你能找不到一个认识的?只要有认识的人,给他钱,让他出面组织。你和小毛在幕后指挥就可以……”
 
    我一说完,秃子还没等说话,小毛马上接话说:
 
    “哥,放心吧!这事儿安排在我身上。正好我有个朋友,他家就是这附近的拆迁户,还没搬。我咕咚他去干这事儿,准成!”
 
    小毛和秃子最大的区别是,秃子会考虑各方利害,比如三江那时候,他也是犹犹豫豫。但小毛却不一样,只要有事儿,他便想跟着参与。当然,他更想当主角。
 
    秃子见小毛答应,他也不敢再和我讨价还价。我们又商量下细节后,我便让两人着手准备了。
 
    两人一走,我立刻掏出手机。直接打给了阿汤。因为刚刚是早上,阿汤还没起床,电话一接通,就听他不情愿的迷迷糊糊说:
 
    “大哥啊,你知道我昨天晚上几点才睡的吗?你这么早就给我打电话,你要折磨死我啊?”
 
    我笑了下!阿汤现在是盛世年华的经理,每天盛世年华不关业,他是不可能休息的。不过以我和阿汤的关系,我没有丝毫的歉意,直接说道:
 
    “行了,你快醒醒,我有重要的事和你说……”
 
    阿汤打了几个哈欠,接着声音也清醒许多,他直接问我:
 
    “说吧,什么事儿?”
 
    “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帮我从外面调点人来。一定要生面孔。并且手脚要利落。钱花多点儿都无所谓,就是必须听指挥!”
 
    阿汤马上惊讶的问我说:
 
    “白风,怎么了?你不会是要和霍三爷开战了吧?”
 
    我笑了下,立刻回答着:
 
    “没有!”
 
    “那你调人干什么?”
 
    我微微笑下,故弄玄虚的说: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对了,这些人今天必须到位。实在不行,就用你店里的保安。但是行动时,一定要戴帽子和口罩……”
 
    阿汤见我不肯说,他也没再追问,告诉我等他消息就行。
 
 第一百四十八章 送礼
 
    和阿汤说完后,我便点了支烟,一边抽着,一边想着下一步的计划。我设计了这么多的步骤,实际就是想把事情闹大。最终,要让霍三爷脱离这个工程。
 
    想了一会儿,我便再次拿起电话,给骆雨寒打了过去。电话一响,骆雨寒就接了起来。我还没等说话,她便抢先说道:
 
    “白风,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稿子不能再等了,我必须要发了。不知道你听说没有,昨晚棚户区,有一家的房子,居然被放火烧了……”
 
    这把火,正是燕九的杰作。只是他烧的是一家已经搬走的拆迁户,但大家以讹传讹,都以为被放火的这家,是没搬走的拆迁户。
 
    我微
    我没想到骆雨寒这么聪明,我这是含糊一句,她竟已经猜到了。
 
    我答应一声,就听骆雨寒激动的说:
 
    “那你有时间吗?来我们报社吧,我真的挺着急的……”
 
    “好,我现在过去……”
 
    和骆雨寒说完,我便放下电话,直接开车去了骆雨寒的报社。
 
    骆雨寒虽然只是个记者,但因为她总跑政法线,所以报社给她安排了一间独立的办公室。敲门进去,骆雨寒正拿着自己的那篇稿子在认真的改着。
 
    一见我来,她立刻站了起来。微笑的看着我说:
 
    “白风,我真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快就找到超市老板了。你能带我去见见他吗?”
 
    我慢慢的摇了摇头:
 
    “不能!”
 
    “为什么?”
 
    骆雨寒惊讶的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