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刘翠红耳提面命的叮嘱着自从开了服甜头之后可是分外亲近张华莲和

发布时间:2018-07-24 09:08 浏览:
 张华莲给唐军织的毛衣,有青黑色,还有灰色的两种毛线,她就把两种毛线都拿出来了,打算用这两种颜色,夹杂出一点色彩来,灰色做条纹,和青黑色夹杂在一起,颜色应该也是很好看的。
 
    至于张华莲不够的话,她到时候去县里,再添一些就可以了。
 
    这织毛衣,可是一个十分细致的活,稍不注意,织错了,可能就会破坏了整件毛衣的美感。
 
    不知不觉的,直到张华莲来喊她吃晚饭,她才恍然发现,她已经坐在那里,整整织了两个半时的毛衣了。
 
    吃了晚饭后,唐悦又开始奋战织毛衣了。
 
    时间流逝的十分的快,唐悦织到困意十足,就爬到床上去睡,醒了之后,什么都不做,又开始继续织毛衣了,她的速度很快,毛衣已经被她织了四分之一了。
 
    “悦,该起来了,我们等会回外婆家。”张华莲早早的就在忙碌着早饭。
 
    “来了。”唐悦飞快的将毛衣藏了起来。
 
    外婆张老太家,她还是很喜欢去的,虽然舅妈讨厌了一点,但外婆和蔼可亲,并没有因为她的身世,而嫌弃她,反而处处护着她。
 
    今年的正月比去年的正月来,礼物上,更加的脸面一些,有酒、水果还有时下的糕点,他还买了条红梅香烟。
 
    刚到张家门口,就听着张强的哭声远远的传来。
 
    张华莲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呢,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进去。
 
    “怎么了?”张华莲一进院子,就看到张强被刘翠红追着打,张强躲到张老太的身后,鬼哭狼嚎的。
 
    “姐,你来了。”张华峰看到张华莲进来了,忙将他们迎进屋。
 
    张老太也露出了笑容道:“好了,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你就不用再强子了。”
 
    “妈,这是怎么了?强做什么了?”张华莲奇怪的看向刘翠红,往日刘翠红宠儿子,舍不得,舍不得骂的,这回,怎么动了这么大的肝火。
 
    唐悦不动声色的看向张强,张强的模样和之前相比,高了不少,但一身流里流气的感觉,哪怕是在哭着,但也不是真心认错的那一种。
 
    八成又和游戏机有关系吧?
 
    “唉。”张老太叹了一口气,道:“强偷了家里的钱去打游戏,他妈妈这不是在惩罚他吗?”
 
    “姐,你是不知道,张强平日里,不知道拿了多少钱去玩游戏,这也就算了,这不过年了,还学会偷钱了。”刘翠红对自家这儿子,那是气的恨不得打自己。
 
    这也太不争气了。
 
    “我没偷,那本来就是我压岁钱。”张强抿着嘴,不高兴的着。
 
    “你哪来这么多压岁钱,除了二十五,是你的压岁钱,剩下的,不都是我的钱吗?”刘翠红恨不得和张强打上一架。
 
    这一来一往的,唐悦也算是明白了,这张强,拿了一百块钱去玩游戏机,昨天正月初二,从早上到晚上,一直在镇上就没回来。
 
    今天又打算去玩,被刘翠红发现了,于是,就打起来了。
 
    一百块钱。
 
    在1988年的时候,那可相当于两个月的工资呢,张强倒是好,一天就玩光了,也难怪宠儿子如命的刘翠红会动这么大的肝火,正月初三,就开始教训着张强了。
 
    现在张强和唐军一样大,两个人就是天壤之别的,若是张强再没有人管的话,只怕往后……
 
    唐悦想到前世,张强跟着别人在县里混,最后把自己给混死了不,还连累了舅舅和外婆,她清了清嗓子开口道:“外婆,军这一次考试,考了全年级第三名呢,我记得,以前军和张强差不多的成绩吧。”
 
    “是啊,军这么厉害了?”张老太惊喜的看向唐军,和以前相比,唐军一脸正气的,似乎确实和以前大不相同,而张强站在唐军的身旁,那气质上,相差就很大了。
 
    刘翠红这一看,朝着张强一通大吼。
 
    张强被吼的一愣一愣的。
 
    “姐,你怎么教育孩子的,怎么军变化就这么大呢?”
 
    刘翠红为了儿子,那是放下了身段。
 
    她这辈子没别的想的,就想着自家儿子能够有出息一点。
 
    “我没管啊,都是悦在管的。”张华莲起这一件事情,都有些不好意思,她这个做妈的,似乎太不称职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军慢慢就变的爱学习了。
 
    “啊……”刘翠红打量着唐悦,这年纪上,也只相差四岁左右啊。
 
    “是真的,平时我不是忙吗?都是悦在管着军的。”张华莲认真的着。lt;/pgt;
 
 第207章 三个小子
 
    ;“姐,要不,我家强子去你家住几天,也帮我管管?”刘翠红提议着。
 
    张强想着能去县里,一脸兴奋。
 
    “翠红,住几天是可以,但是,这管……”张华莲的目光落在了一旁的唐悦身上。
 
    唐悦清了清嗓子道:“舅妈,我会骂人,到时候舅妈不会我虐待张强吧?”
 
    唐悦一副丑话在前头的样子。
 
    唐军为了力证唐悦的话,他诉苦道:“张强,我姐的要求可高了,做不到的话,就要跑步,要么就是没饭吃。”
 
    在这一点上,唐军可是切身体会。
 
    最开始的那一个暑假,可几乎把他折磨的去了半层皮,后来,习惯之后,倒是觉得没什么了。
 
    “我是去做客的。”张强的话刚完。
 
    刘翠红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笑着看向唐悦道:“没事,悦,这开学还有十来天呢,这十来天里,你想怎么管强,就怎么管。”
 
    “妈。”张强不情不愿的看向刘翠红,道:“我不去了。”
 
    “强,往后,你就听你悦姐的。”刘翠红耳提面命的叮嘱着,自从开了服装店,尝了甜头之后,可是分外亲近张华莲和唐正德,就连唐悦,她也是十分的亲近。
 
    今年的服装店开的好,再加上又新开了南货店,往后的生意越来越好,不准,几年之后,就有钱盖新房了。
 
    “强,今儿个,你就跟着你姑姑和悦姐回去。”刘翠红下狠心想要管教一下张强。
 
    以前的唐军,比张强也好不了多不,但现在成绩却好太多,又不乱来,特别是这半年以来,刘翠红自己开店了之后,张强可没少拿家里的钱去玩游戏。
 
    刘翠红每回都气的吐血,再这样下去,家里就是挣的太多,也能被张强给败光了。
 
    这离开学还有十几天,跟着张华莲她们一起,至少不会天天在身边闹她。
 
    张强性子爱玩,跟着张华莲等人回村子里的时候,极其的不愿意,想要到镇上玩一玩游戏机,张华莲好言相劝了几句,但张强却不耐的道:“姑姑,等我玩够了,就会去你家的。”
 
    游戏厅里,都是老虎机唱歌的声音,那颜色鲜艳的灯光闪烁着,很多像张强一样大,甚至比张强看着还要矮的人在玩着老虎机。
 
    “爸妈,你们先回去,我们一会就来。”唐悦扫了一眼张强,她开口着。
 
    “悦,你们能行吗?”张华莲有些担心,自家悦是极为的乖巧,就是唐军也只是认真读书,很少来玩游戏机的。
 
    张华莲也不知道该怎么让孩子不玩游戏机。
 
    唐正德也只是一个姑父,对着张强,也不了重话。
 
    “妈,你还不相信我吗?”唐悦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整齐的白牙,明亮的眼睛弯弯的就像是月牙一样。
 
    “信。”张华莲果断的和唐正德先回村了。
 
    唐正德叮嘱着唐军道:“军,你可陪着姐姐一起回来。”
 
    “爸,你放心,我肯定会保护好姐姐的。”唐军拍着胸脯保证着。
 
    唐军一双眼睛骨碌的看着老虎机,他偶尔也玩过,但并没有觉得多好玩。
 
    把硬币塞进去,转两圈,可能一块钱就没了。
 
    他并没有觉得多有意思,可瞧着张强,这钱一块一块的塞进去。
 
    “姐,我们难道就在这里看着他玩吗?”唐军看了看唐悦,又看了看张强,这一会的时间,张强五块钱就没了。
 
    “把他拖出去。”唐悦挑眉问:“打得过他吧?”
 
    “那当然。”唐军一向听唐悦的话,这会子听到唐悦的话,立刻拉着张强就走了。
 
    张强不高兴的甩开他,道:“别拉我。”
 
    “我们不玩了。”唐军着,眼疾手快的把张强口袋里的钱,全部都给抢掉了。
 
    张强没钱了,自然就追着唐军跑了。
 
    唐军这半年来,可没少跟着厂里的朱援朝锻炼身体,还被朱援朝训练过了身体,身手比之前敏捷很多,一个普通的成年男子,只怕不是唐军的对手。
 
    张强在唐军的面前,根本就不用看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