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天底下没有谁平白好哪怕血浓于水的亲情就凭着王爱华和唐敏这样作

发布时间:2018-07-24 09:05 浏览:
  “你叔没结婚之前,天天在你二叔家吃饭,衣服也是你二婶在洗的,这也事,也就不了,你二叔二婶待叔好,你叔待他们好也是应当的。”唐奶奶年纪虽然大了,但很多事情,都是心中有数的,她道:“你爸爸上回摔了腿,还有现在的这工作,若是没有你叔,你觉得,你爸能找到这么好的工作?”
 
    “你爸妈,什么都没给你叔,你妈还弄坏了你叔的机器,怎么,你叔没给你们计较,看在兄弟的份上,还给敏贤买了衣服,怎么,你们还不知足吗?”
 
    唐正元被的一脸通红,只觉得一张脸都没有了。
 
    “妈,我没有这个意思。”唐正元连忙解释,生怕唐明礼也误会了,道:“明礼,我心里很感激你们,绝对没有不知足的。”
 
    “没错。”王爱华也附和着。
 
    “敏,还不快给你叔道歉。”王爱华拽着唐敏道歉了,她一边,一边道:“孩子不懂事。”
 
    王爱华脸皮厚的,哪怕是在这种情况下,王爱华也替唐敏找着借口。
 
    唐明礼沉着一张脸,心底也是不高兴,他坐了下来,连看都没看一眼唐敏,而是细心的问着卫佳佳要吃什么菜之类的。
 
    卫佳佳目光中带着担忧,顺着唐明礼的话,她随意的了一道菜。
 
    唐正德也是一句话都没有。
 
    张华莲更是默不作声。
 
    唐悦沉默着,唐敏的话,她在心底,只觉得好笑,唐敏凭什么以为叔送给了她,就要同样送给唐敏呢?
 
    人的关系是相互的,天底下没有谁平白无故的会对谁好,哪怕血浓于水的亲情,就凭着王爱华和唐敏这样作法,再多的亲情,也会被消耗的一干二净。
 
    丰盛的晚饭,就在这样尴尬的气氛中用完。
 
    晚饭后,电视机里放着娱乐的节目,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唐正元已经狠狠教训过唐敏了,他讨好而又反省了,生怕唐明礼和唐正德的心里不高兴。
 
    屋子外面,唐敏一个人在院子外面哭着,唐军悄悄的溜出去找了唐敏,他得意的道:“唐敏,就你这成绩,努力一辈子,也拿不到叔的奖励。”
 
    唐敏红着眼睛,狠狠瞪着唐军,那咬牙切齿的模样,恨不得吃了唐军。
 
    “你瞪我也没用,我的,是事实。”唐军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她,道:“我现在的成绩也越来越好了,唐敏,你再天天只知道玩的话,只怕,就真的拿不到这奖励了。”
 
    “拿不到就拿不到,谁稀罕!”唐敏朝着唐军大吼着,她低垂着头,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下来。
 
    唐军撇了撇嘴,就拿着烟花去玩了。
 
    “叔婶,真是对不起啊。”唐悦歉意的看向唐明礼和卫佳佳,若不是因为她的随口一,今天晚饭的时候,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
 
    “悦,这不怪你。”唐明礼安慰道:“这事情和你没关系,就算没有手表事情,还会有别的事情的。”
 
    “就是啊,悦,这事,可真不能怪你。”卫佳佳亦是如是着。
 
    深夜,唐悦把设计图稿画好了,她抬手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半了,外面静悄悄的,轻抚着手表表面上的玻璃,她在想着,该给莫司宇送什么回礼好呢?
 
    唐悦打着哈欠,一直到上床的时候,还在想着,该送什么回礼,可是直到睡着了,还没想出来。
 
    隔天早上,唐悦眼睑下青黑一片。
 
    张华莲心疼的道:“悦,昨天晚上是不是又熬夜了?”
 
    “呃……”唐悦有些心虚啊,十一点半不算晚,但是,她一直在想回礼的事情,晚上就没能睡好。
 
    “我等会给你炖点汤喝。”张华莲这般着。
 
    唐悦奇怪的问:“妈,我们不去外婆家吗?”
 
    “去,明天去,今儿个,你几个姑姑过来,我要做饭。”张华莲笑着解释着。
 
    晌午饭,十分的热闹,卫佳佳都被唐正红和唐正月围在一起问东问西的。
 
    唐悦趁着无聊,就开始收拾着家里,虽然搬到县里去住了,但这老家,自然也不能荒废了。
 
    唐悦收拾着收拾着,就看到了张华莲给唐军织了一半的毛衣。
 
    唐悦眼睛一亮,瞬间就想到了,织毛衣好啊。
 
    前世,她忙里偷闲,做完了事情,就喜欢织毛衣,她自己穿的毛衣,基本上都是自己织的。
 
    她这性子是属于那种,做一种事情,就要做到最好的那一种,因此,她织的毛衣,花样多,又好看,比起买的来,也是不遑多让的。
 
    不过,这事情,得偷偷的做,不能让妈妈知道了。
 
    她为了早点织好,看到张华莲有很多毛线,还有多余的毛衣针,她拿过来就进屋了。
 
    张华莲问:“悦,你拿毛线和毛衣针做什么要织毛衣吗?”
 
    “妈,我就是想学。”唐悦‘嘿嘿’一笑,神秘兮兮的拿着毛衣针和毛衣就进屋了。
 
    一关上门,唐悦就打算开始织,但想着她不知道莫司宇的尺寸,她决定,去量一量叔唐明礼的。lt;/pgt;
 
 第206章 不争气的张强(二更)
 
    ;“叔,我,量一量你的尺寸呗。”唐悦笑眯眯的看向唐明礼,起这话,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唐明礼狐疑的看着她问:“你要给我做衣服?”
 
    “……”唐悦盯着唐明礼看。
 
    唐明礼福至心灵,瞬间就反应了过来,他了然道:“你要给司宇做衣服?”
 
    “咳。”唐悦清了清嗓子道:“叔,这礼尚往来,我收了人家的礼物,总不好什么都不回吧?”
 
    “悦,你这是决定和他处对象了?”唐明礼敛容正色的问道:“悦,这可是你终身一辈子的事情。”
 
    “嗯。”唐悦肯定的点头道:“叔,我很清楚,只要他不负我,我就不弃。”
 
    唐明礼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才道:“司宇品性不错,那么多女人都想要亲近他,他可像是榆木疙瘩一样,谁都不理。”
 
    “悦,你,他看上你哪一点了呢?”唐明礼既然知晓唐悦的心思,确认她也是认真的,便放心了不少,他打趣的道:“模样长的不错,但,你这类型的,他也见过啊。”
 
    唐悦的脸,瞬间就黑了。
 
    唐明礼清了清嗓子,不再打趣她,让她量了尺寸就离开了。
 
    唐悦回到屋子里,就在心底默默想着唐明礼和莫司宇两个人体形的区别。
 
    按着唐明礼的尺寸,再推算出莫司宇的大致尺寸,她拿着毛衣针,就开始起头织毛衣了。
 
    她很久没有织了,最开始的时候有些生疏,但是很快就上手了。
 
相关阅读